王兆星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,降杠杆就包括降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,过去几年这两类主体增加了很多债务,这些都是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降杠杆,在化解地方和企业债务过程中,已实现了稳杠杆和债务的下降,“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不断深化,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降杠杆工作还要继续”。

(十五)对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,银行保险机构要按照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区别对待、“一企一策”,分类采取支持处置措施,着力化解企业流动性风险。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、有发展前景和一定竞争力但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,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要加强统一协调,不盲目停贷、压贷,可提供必要的融资支持,帮助企业维持或恢复正常生产经营;对其中困难较大的民营企业,可在平等自愿前提下,综合运用增资扩股、财务重组、兼并重组或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,帮助企业优化负债结构,完善公司治理。对于符合破产清算条件的“僵尸企业”,应积极配合各方面坚决破产清算。